宫颈液基细胞学的意外发现:微丝蚴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系作者投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正如当前肆虐全球的新冠病毒一样,传染病是人类的天敌,天花、鼠疫等重大传染病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灾难。
  作为全球最古老的传染性寄生病之一的丝虫病,在埃及开罗博物馆展示的4000年前的古埃及法老塑像,显示其右下肢象皮肿,即为该病典型临床表现之一。丝虫病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行,据WHO报告,有83个国家和地区有淋巴丝虫病流行,共有淋巴丝虫感染者1.2亿,其中约1/3在我们的邻国印度,1/3在非洲,另1/3在亚洲,估计全球有受威胁人口超过11亿,约占世界总人口的20%。在我国,曾经的流行区域为山东、河南、江苏、浙江、福建、江西、、广东、广西、四川、贵州等地。
  丝虫病是由蚊子传播引起的寄生虫病,因虫体细长如丝而得名。主要危害就是丝虫引起,阻塞淋巴回流,淋巴管肿大,出现乳糜尿、象皮肿等症状,严重影响生活质量。
  人类一直在与传染病进行着顽强的对抗,新中国依靠切实可行的防治措施、扎实可靠的防治方法、科学严谨的防治研究过程,经过半个世纪的努力,至2006年实现了全国消除丝虫病的目标,中国成为第一个宣告实现消除淋巴丝虫病的国家。
  尽管丝虫病已在我们国家宣告消除,但随着国际间的交往频繁,输入性的病例仍可见报道[1]。而临床及相关医技科室由于长期没有接触到确诊病例,缺乏相应的诊治经验,极有可能出现漏诊、误诊。
  丝虫病的常规诊断是基于外周血涂片检查中发现微丝蚴[2]。但据报道,在几乎身体任何部位的细胞学涂片中,均可偶然检测到微丝蚴。但文献中很少报道在宫颈阴道涂片中发现微丝蚴的病例。下面分享文献[3]中的2例液基细胞学发现微丝蚴的罕见报道,以提醒细胞病理学医生注意这种罕见病例,以免漏诊。这两例,都是在液基涂片中意外发现的。
病例1
  女,42岁。无任何临床症状,妇科进行常规巴氏筛查。采集宫颈样本后进行液基制片。涂片中显示一个舒展的、嗜酸性的、细长的、卷曲的生物体(图1),在更高倍镜下显示非常多的核,但并没有延伸到尾尖。涂片背景中很少有炎症细胞。涂片中的鳞状上皮细胞未见上皮内病变及癌细胞。随后进行外周血涂片的形态学检查,显示存在嗜酸性粒细胞增多和发现微丝蚴,经鉴定为班氏丝虫(W.bancrofti)微丝蚴(图2)。
图1:液基细胞学涂片显示在浅层和中间鳞状细胞背景中出现的舒展的、弯曲的嗜酸性生物体
(pap,×40)
图2:同一病人外周血涂片:显示微丝蚴,呈螺旋状嗜碱性生物体,有较多体核
(pap,×100)
病例2
  女性,25岁,主诉下腹部疼痛,排尿有灼痛感约15天,就诊于妇产科。临床检查外阴未有异常发现。进行了常规宫颈细胞学筛查,液基制片,涂片显示同上一例类似的形态,具有嗜酸性、细长、卷曲的生物体(图3),细胞核未延伸至尾尖(图4)。报告为发现微丝蚴。

图3:液基细胞学涂片显示浅层和中间细胞背景中的嗜酸性、萎缩、细长的生物体
(pap,×40)

图4:高倍镜下显示大量体核
(pap,×100)
  由于微丝蚴能够沿淋巴管迁移,几乎在身体的每个部位都检测到,在细胞学标本中,除了可以在淋巴结细针穿刺标本中发现,偶尔在甲状腺、乳腺、脑、肺、唾液腺、附睾、子宫内膜和骨髓抽吸物中发现[4]。在支气管、胃、喉部和咽部冲洗液中偶尔也有报道;乳头分泌物、卵巢囊肿液、尿样和各种胸水、心包液、腹水和腹腔积液。组织液和脱落表面材料中出现微丝蚴可能是由于淋巴管或血管阻塞所致。[5]在常规宫颈阴道巴氏涂片中报道的微丝蚴病例很少见。
  与传统的吉姆萨染色涂片相比,在巴氏染色的液基制片中,微丝蚴在形态学上会有一些变化,所以在液基涂片中识别微丝蚴有一定的困难。在Giemsa染色涂片中,微丝蚴表现为卷曲状,感觉更厚更宽,鞘膜清晰可见;核明显,多个,呈嗜碱性。然而,在液基制片中,微丝蚴相对舒展,容易被拉长和变窄,鞘膜不清晰,呈嗜酸性,核相对模糊。由于这种形态的变化,很容易被误认为是人工制品的污染。分享这个病例的重要性,对于年轻的细胞病理医生应该牢记液基制片中这些微丝蚴的形态变化,而不是将它们误认是污染物。
  在常规宫颈细胞学筛查时,应知道有微丝蚴等寄生虫的可能性,仔细寻找这些寄生虫,可能有助于及早发现这样的罕见病例。
参考文献:
[1]何战英,王小梅,李锡太,等.北京市5例输入性罗阿丝虫病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热带病与寄生虫学,2016(2):74-76.
[2]SinglaS,SinglaG,SinglaT,KolteS.Incidentalfindingofmicrofilariaeincervicovaginalsmearsonliquid-basedcytology-Acasereportoftwocaseswithreviewofliterature.JMid-lifeHealth2020;11:37-9
[3]Singla S, Singla G, Singla T, Kolte S. Incidental finding of microfilariae in cervicovaginal smears on liquid-based cytology - A case report of two cases with review of literature. J Mid-life Health 2020;11:37-9
[4]JhaA,ShresthaR,AryalG,PantAD,AdhikariRC,SayamiG.Cytologicaldiagnosisofbancroftianfilariasisinlesionsclinicallyanticipatedasneoplastic.NepalMedCollJ2008;10:108-14.
[5]DhanyaCS,JayaprakashHT.Microfilariae,acommonparasiteinanunusualsite:Acasereportwithliteraturereview.JClinDiagnRes2016;10:ED08-9.

责任编辑: wangyi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