尿液细胞学诊断血吸虫病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系作者投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血吸虫病是一种由血吸虫寄生于人体的地方性寄生虫病,常常是通过接触含尾蚴的疫水而感染。寄生于人体的血吸虫有6种,以日本血吸虫、曼氏血吸虫、埃及血吸虫引起的血吸虫病流行范围最广,在中国,主要由日本血吸虫引起的,流行于长江流域及其以南13个省、市、自治区的广大地区,受威胁的人口约1亿。由于生活方式的改善,血吸虫的急性感染较为少见,而慢性血吸虫感染的主要病变部位在肝脏与结直肠,由虫卵沉积而引起的肉芽肿,通常在组织学中发现钙化的血吸虫卵而确诊(如图①肝血吸虫卵沉积②直肠血吸虫卵沉积)。
  血吸虫对泌尿系统的损害并不少见,主要部位是肾脏和膀胱,临床会出现相应表现,如血尿等。由于人群流动日趋频繁,国内除了日本血吸虫感染外,也有从国外疫区感染埃及血吸虫的归国务工人员[1]。临床如出现血尿,常常会选择尿液细胞学及膀胱镜检查,以排除肿瘤。而血吸虫感染泌尿系统时,常会在尿液中发现虫卵或毛蚴,由于组织病理医生对尿液中虫卵的形态学相对比较陌生,容易出现漏诊或误诊,下面通过分享2例文献案例,以加强对尿液中血吸虫卵的形态学特点的认识。
病例一[2]
  28岁,男性,既往有肉眼血尿史。CT扫描显示两个膀胱壁结节。该病例尿液样本进行了液基薄层制片,发现虫卵(如图③④⑤⑥)。细胞学诊断:见血吸虫卵(日本血吸虫),并根据尿液细胞学巴黎系统标准,被诊断为高级别尿路上皮癌阴性 (NHGUC) 。NHGUC 包括良性或反应性尿路上皮细胞、腺细胞和鳞状细胞,以及病毒性病变等治疗后的反应性改变。
  该病例同时显示具有正常细胞核的良性尿路上皮细胞,以及含有固缩的囊泡状细胞核的鳞状细胞。背景有炎性细胞,包括嗜酸性粒细胞、淋巴细胞和中性粒细胞。这些类型的细胞在血吸虫病感染期间是正常的,是对寄生虫感染的免疫反应。因此,核的一些反应性变化也是良性的。当然,如果细胞核的过多的异常变化,也可能表明有不典型、可疑或甚至是尿路上皮癌伴血吸虫病。
  血吸虫有较多种属,如日本血吸虫(S. japonicum)、曼氏血吸虫(S. mansoni)、湄公血吸虫(S. mekongi) 、 间插血吸虫(S.intercalatum)、埃及血吸虫(S.hematobium)等。每一种都具有独特的特征,包括但不限于形状、大小、棘突、地理分布和排泄方式。曼氏血吸虫较大,有一个侧棘,而埃及血吸虫则有顶棘,两者都含有成熟的毛蚴。它们可以在南美洲、加勒比、非洲和中东的一些地区出现。日本血吸虫比较圆,有不明显的棘突,埃及血吸虫呈卵圆形,后端有突出的棘突。这类物种在远东地区更常见。湄公血吸虫(S. mekongi) 比日本血吸虫(S. japonicum)小,但也有一个不显眼的棘突,它们多见于东南亚。间插血吸虫(S.intercalatum)是西非中部局部独有,呈较长的卵形,中央隆起。
病例二[3]
  18岁,男性,有8个月肉眼血尿史。来自加纳,没有其他症状。体格检查无异常。腹部超声检查发现膀胱壁不规则增厚,有多个漂浮的乳头状突起,直径1-2cm。随后的CT扫描显示膀胱扩张,前基底壁轮廓有两个小的不规则突起。因此行尿沉渣细胞学检查以排除肿瘤性疾病。
  病人的尿液标本进行了液基细胞学制片,并进行Papanicolaou染色,在比较脏的背景下,显示有许多椭圆形结构,具有厚的半透明外壳和特征性的末端棘突(图⑦⑧),与正常的尿路上皮细胞和鳞状细胞混合。一些成熟的毛蚴可以看到,很容易辨认他们的纤毛轮廓(图⑨⑩)。细胞学明确诊断为埃及血吸虫(S.hematobium)。病人被安排在医院进行吡喹酮治疗。
  血吸虫病被认为是仅次于疟疾的第二大热带疾病,是引起血尿的重要原因之一。无论是使用液基制片,还是常规制片,对尿沉渣进行细胞学检查是一种容易获得且廉价的方法,细胞病理医生要掌握血吸虫的形态学特点,以便进行血吸虫的确诊。同时,尽管尿路上皮癌的发病率呈增高的趋势,但临床医生对于血尿的病人,也必须进行细胞学检查,以排除血吸虫感染的可能。
参考文献
[1]郑德福, 冯萍, 肖宁,等. 近30年血吸虫病对人体泌尿生殖系统的损害[J]. 寄生虫病与感染性疾病, 20, 08(002):62-67.
[2]https://cytologystuff.com/learn/case-presentation-spring-2020/
[3]Salvatore Bellafiore, Matteo Zanichelli, Simonetta Piana, Schistosoma Haematobium in Urine Cytology: Diagnosis is Possibl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Medicine (2017), https://doi.org/doi:10.1016/j.amjmed.2017.09.041.
责任编辑: wangyir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