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谈谈PD-L1检测中的抗体和平台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声明:仅供医疗专业人士参考
       
       编者按:
在免疫治疗众多的标志物中,PD-L1是相对稳定且容易开展检测的。其抗体类型和检测平台,甚至所对应的免疫治疗药物又有所不同。每种抗体或检测平台在临床实践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各自是否可以为免疫治疗提供靠谱的疗效预测是临床实践中进行PD-L1检测的关键一环。为此,91360智慧病理网邀请上海肺科医院武春燕主任就PD-L1检测抗体和平台做一阐述。

 
武春燕
 
主任医师,硕导
同济大学附属上海市肺科医院病理科主任
中华医学会病理分会胸部组委员
PQCC分子病理组委员
中国医促会结核病防治分会委员
中华医学会结核病学分会第17届委员会病理专业委员会担任副主任委员
中国医师协会病理医师分会委员
中华医学会上海分会病理专科委员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谈谈PD-L1检测中的抗体和平台
        近年来,伴随着肿瘤免疫治疗的发展,免疫治疗生物标志物也越来越多,如免疫微环境类的PD-L1、肿瘤浸润性淋巴细胞(TILs),与肿瘤新抗原相关的MSI/MMR、肿瘤突变负荷(TMB)、DNA修复基因POLE等,PD-L1、MSI/MMR和TMB三个都已获得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FDA)适应证审批,可指导免疫检查点抑制剂药物使用。这其中PD-L1是目前临床证据最为充足并且最容易实现临床日常检测的标志物。
        
        2019年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 )的非小细胞肺癌(NSCLC)指南将PD-L1检测由2A类上升至1类推荐[1]。PD-L1检测与EGFR,ALK,ROS1等检测具有同等地位,可见PD-L1检测在临床治疗中的意义重大,是NSCLC诊疗中必要的检测之一。
        PD-L1如此重要,那么如何进行检测尤为关键。我们提及的PD-L1的检测是基于蛋白质水平的检测,因此病理临床实践中以免疫组织化学(IHC、免疫组化)方法为主。免疫组化是检测蛋白表达的经典手法,通过抗原抗体反应,即抗原与抗体特异性结合的原理,通过化学反应使标记抗体的显色剂显色来确定组织细胞内抗原,着色后由病理医生在显微镜下观察,根据着色深浅来评价蛋白表达情况。因此,除了染色技术外,抗体的特异性也尤其重要。
        
        目前,在各大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中最常用的PD-L1抗体有4种:Dako的22C3、28-8,罗氏诊断(Ventana)的SP263和SP142。除了这四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抗体外还有DAKO的73-10和Cell Signaling Technology(CST) E1L3N也经常出现在各种研究性临床试验中。那么这些PD-L1染色抗体之间有何区别呢?
 
 
 (Chin J Oncol, July 2020, vol.42, no.7)[2]
        在诊断级别上,22C3作为帕博利珠单抗一线单药的伴随诊断,SP142作为阿替利珠单抗一线单药的伴随诊断(TC≥50%或IC≥10%),28-8和SP263分别作为对应PD-1和(或)PD-L1单抗的补充诊断。另外,SP263被欧盟批准用于NSCLC患者帕博利珠单抗药物一线和二线以及Ⅲ期患者度伐利尤单抗药物的伴随诊断、纳武利尤单抗药物二线的补充诊断。
        这里补充说明一下何谓伴随诊断与补充诊断:伴随诊断(companion diagnostic,CDx)是通过体外检验设备,提供一定的疾病信息,来帮助提高相对应药物在使用过程中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手段,受到相关部门最高级别的监管[3]。补充诊断(complementary diagnostics)对于接受相应药物治疗不是必须检测的,但是可以提供治疗相关的信息。相比伴随诊断,补充诊断的临床证据等级和用药指导相关性并不是非常强。补充诊断目前尚无明确定义:可以用于预测生物标志物的检测,有助于治疗的决策过程,但不是接受特定药物的一个先决条件。补充诊断并不作为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评估,而是作为风险与获益分析。因此,对于某些药物,由于生物标志物检测和药物疗效相关性并不能取得直接的相关性分析结果,这些药物往往会获批补充诊断。而对于可直接通过生物标志物检测获得直接药物获益分析的药物,伴随诊断会为临床提供强有力的用药依据和综合判断患者病理诊断结果的可能性。
Hersom M,et al. Ther Drug Monit. 2018 Feb;40(1):9-16.[4]
 
        PD-L1检测平台主要是DAKO和Ventana平台,其中22C3、28-8和73-10检测平台为DAKO平台(图1);SP142和SP263为Ventana平台(图2)。[5]
 
(图1.DAKO Autostainer Link 48)
 
 
(图2.VENTANA BenchMark ULTRA)
 
        不同抗体间除了检测平台等差异外,其结果一致性究竟如何呢?
        著名的蓝印计划(Blueprint)可提供一些参考。蓝印计划由IASLC牵头,5家药企和2家诊断试剂公司共同参与完成,蓝印计划分两期,蓝印计划I期研究中对4个抗体(28-8、22C3、SP263和SP142)之间的一致性进行了评价[6]。研究结果显示:3个抗体(28-8、22C3和SP263)在评价肿瘤细胞PD-L1表达上染色效果高度一致,而SP142抗体阳性率偏低。
 
 
(4种抗体间染色差异;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Vol. 12 No. 2)[6]
        蓝印计划II期在I期四个抗体的基础上加入了73-10进行比较[7]。由25位经验丰富的病理医生进行评估,标本类型上除了手术切除标本以外,增加了穿刺标本和细胞学标本,在更大队列的临床实践标本中验证了上述蓝印计划I期的研究结果。而新加入的73-10抗体相比于其他抗体表现出更强的敏感性。
(Journal of Thoracic Oncology, 2018.)[7]
 
        面对不同的药物对应抗体不同的情况,应如何进行检测呢?针对这一问题,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病理专业委员会2020年发布的《中国非小细胞肺癌PD-L1表达检测临床病理专家共识》给出的指导意见如下:
1. 尽管多项研究结果表明,22C3、28-8和SP263一致性较高,目前尚缺乏足够的前瞻性临床研究证据支持抗体间检测结果互用的可行性。
2. 建议根据不同的抗PD-1和(或)PD-L1药物选择其对应的PD-L1检测抗体克隆及相应的检测平台。如果使用其他抗体克隆检测需在报告中予以注明。
前文提到的几种抗体在国内并没全部获得NMPA的批准,目前国内拿到三类证的PD-L1抗体只有22C3、28-8和SP263。
 
        除了医疗器械注册证的问题以外,病理科PD-L1检测还存在自动染色多平台普及率低、病理组织样本有限和试剂盒价格高等实际问题,PD-L1检测道阻且长。

 
        参考文献
 
1. NCCN Guidelines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Version 1.2019.
2.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病理专业委员会,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肿瘤病理专家委员会,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 中国非小细胞肺癌PD-L1表达检测临床病理专家共识[J]. 中华肿瘤杂志, 2020, 42(7):513-521.
3. Jørgensen J.T. Companion and Complementary Diagnostics: Clinical and Regulatory         Perspectives. Trends Cancer. 2016 Dec;2(12):706-712.
4. Hersom M,et al.Companion and Complementary Diagnostics-Focus on PD-L1 Expression Assays for PD-1/PD-L1 Checkpoint Inhibitors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Ther Drug Monit. 2018 Feb;40(1):9-16.
5. Lantuejoul S, et al.PD-L1 Testing for Lung Cancer in 2019: Perspective From the IASLC Pathology Committee. J Thorac Oncol. 2020 Apr;15(4):499-519.
6. Fred R Hirsch,et al.PD-L1 Immunohistochemistry Assays for Lung Cancer: Results from Phase 1 of the Blueprint PD-L1 IHC Assay Comparison Project. J Thorac Oncol. 2017;12:208–222.
7. Ming Sound Tsao, et al.PD-L1 Immunohistochemistry Comparability Study in Real-Life Clinical Samples: Results of Blueprint Phase 2 Project. J Thorac Oncol. 2018;13:S325.

 
CN-68313
 
责任编辑: wangyiran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