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武器”应用篇--基于二代测序的非小细胞肺癌驱动基因突变与临床病理特征的关系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郭凌川
  随着对肺癌认识的不断加深,肺癌可干预靶点不断增多,靶向治疗选择也随之不断增多。NSCLC常见驱动基因的突变亚型随着我们研究的进展不断细分,通过分子学检测筛选优势人群,是实现精准治疗的关键和挑战。传统基因检测方法因覆盖基因有限、存在漏检风险、以及可能因组织样本耗竭而影响到我们后续进一步检测,现在也慢慢不能满足我们临床的需求。所以我们要对于NGS的技术,由于它的一个对于肿瘤检测的一个全面性,我们可以为临床个体化精准治疗它的方案选择、预后判断,以及临床试验入组提供依据,是改善NSCLC患者治疗效果和预后的关键。
 
  1. 基于二代测序的非小细胞肺癌驱动基因突变检测现状
  于临床常用的传统分子检测诊断技术,比如说IHC、FISH、PCR他们都存在一定局限性,相比较,NGS平台能够全面满足NSCLC现有分子检测的需求(图1)。
 
  那么近年来NCCN关于它的指南有很多,比如说NCCN指南,建议推广全基因检测[1]。那么我们对于CAP ,包括AMP等等三大权威机构也推荐NSCLC由单基因检测向多基因检测的一个改变,那么NGS的优势慢慢它会凸显出来。我国NSCLC患者数量庞大,它占到所有恶性实体瘤的1/3, 所以完善而准确的肿瘤基因诊断结果可以为临床医师制订相关的治疗策略和判断预后,因此NGS检测技术的应用也逐渐的被广泛的推广,贯穿与我们的NSCLC的精准治疗的全程(图2)。NGS以及ctDNA的一个检测,有助于NSCLC的早期发现、早期筛查,NGS检测有助于分析分子分型同时指导临床用药,并且可以进行疗效预测、耐药机制研究、复发监控以及预后评估等。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原发性肺癌诊疗指南也指出:关于NGS二代测序技术对于血液样本、对于组织样本进行检测的时候,可以高效确定全部具有临床意义的目标靶点变异,比如说:EGFR突变、KRAS突变、HER-2突变、ALK融合突变,还有我们现在慢慢提的比较多的ROS-1融合、BRAF V600E 突变以及RET融合、MET扩增,还有现在在复发转移病人中MET14 外显子跳跃突变等等。
 
  为了推动NGS技术在非小细胞肺癌临床诊疗中的规范应用, CSCO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在2020年7月发布了《二代测序技术在非小细胞肺癌中的临床应用中国专家共识》,那么共识中推荐了所有病理诊断均为肺腺癌、或者是含有腺癌成分的肺癌患者,以及不能分型的晚期新发或术后复发的NSCLC患者,或者是对于小细胞活检诊断为鳞癌,同时含有腺癌成分或具有腺癌分化的混合型鳞癌的患者,以及年轻(<50岁)或不吸烟/少吸烟肺鳞癌患者进行常规NGS检测。
 
  2. 基于NGS的NSCLC各驱动基因突变率
 
  那么有一项研究,它是纳入了1051例中国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研究,它也是采用二代测序技术,那么我们检测了非常多的突变,那么这个里面包括比较熟知的EGFR、KRAS、BRAF、ALK、ROS1、RET、MET、HER2等基因,那么分析了各基因突变与临床病理特征之间的相关性,结果显示:在1051例NSCLC患者中,有780例(74.22%)患者有基因改变,其中EGFR(521例,49.57%)是最常见的突变类型、其次是KRAS(106例,10.09%)、ALK(90例,8.56%)、MET(41例,3.90%)、BRAF(37例,3.52%),那么对于ROS1(27例,2.57%)、RET(23例,2.19%)、HER-2(8例,0.76%)。那么这些基因是我们所有检测的突变,其中有565例为单基因突变,突变率约为53.76%,还有215例为复合型突变(单基因多位点突变152例,突变率约14.46%,多基因共存突变63例,突变率约5.99%)。
 
  类似研究结果也显示,用二代测序方法对884例NSCLC患者的10个靶向基因的状态进行评估,其中发现,684例(77.4%)患者有基因改变,EGFR(510例,57.7%)是最常见的突变类型,其次是KRAS (91例,10.3%), HER2 (38例,4.3%), PIK3CA(32例, 3.6%), ALK(21例, 2.4%),BRAF (10例,1.1%), ROS1(5例,0.6%), RET(5例,0.6%), MET(4例,0.5%)和NRAS(1例,0.1%)。还有一些患者有复合突变,包括EGFR/PIK3CA、EGFR/HER2、HER2/KRA、EGFR/KRAS、EGFR/ROS1、EGFR/NRAS、KRAS/PIK3CA、KRAS/PIK3CA/HER2。
 
  一项比较NGS和传统的分析检测路径的效果的研究,它使用NGS技术检测了包括BRAF, EGFR, ERBB2和TP53在内的29个基因DNA检测的panel,和包括了ALK, ROS1,RET在内的RNA检测的panel,分析了NGS DNA panel检测(173例)和RNA融合基因检测(119例,它的结果显示:在DNA检测中我们发现了,EGFR发现(56%)、KRAS(14%)、BRAF(2%)和ERBB2(1%)突变。RNA融合检测发现了具有ALK融合(6%)、RET(3%)和ROS1(1%)。
 
  3. NSCLC驱动基因突变与临床病理特征的相关性
  综合所述:NSCLC驱动基因改变我们发现多见于女性、非吸烟者和腺癌患者(P<0.001)。其中:
 
  (1)EGFR基因突变与性别、年龄、吸烟史、病理类型有相关性(P<0.05),与c TNM分期无相关性(P>0.05)
 
  (2)KRAS基因突变与性别、年龄、吸烟史有相关性(P<0.05),而且更多见于男性老年吸烟患者,与病理类型及c TNM分期无相关性(P>0.05);
 
  (3)BRAF基因突变与临床病理类型有相关性(P<0.05),多见于肺腺癌,与性别、年龄、吸烟史及c TNM分期无相关性(P>0.05);
 
  (4)ALK基因突变与性别、年龄、吸烟史及肿瘤c TNM分期有相关性(P<0.05),那么ALK基因突变在不吸烟的年轻的晚期女性腺癌患者中比较常见,
 
  (5)那么对于ROS1基因突变与年龄及c TNM分期有相关性(P<0.05),并且常见于晚期的年轻患者,与性别、吸烟史、病理类型无相关性(P>0.05);
 
  (6)那么对于RET、MET、HER2基因突变与性别、年龄、吸烟史、病理类型及c TNM分期均无相关性(P>0.05)。
 
  (7)粘液分泌型组分与KRAS(P<0.001)、ROS1 (P = 0.033)和ALK (P<0.001)基因突变具有相关性。ALK和ROS1的重排更多见于微乳头状类型。那么对于BRAF突变它主要与疾病进展,同时与微乳头结构(P<0.001)密切相关,PIK3CA突变较多见于老年患者(P = 0.014)。
 
  4. NSCLC驱动基因复合型突变的临床病理特征
 
  以往研究多表明各驱动基因突变之间独立存在,他们之间具有排他性,也就是说我们经常都看到的单基因突变,那么随着我们高灵敏度检测方法如NGS的应用,我们发现了比较多的双突变或者多突变的患者,有研究表明,共存型突变在NSCLC患者中有高达23%的发生率,那么这个主要还是针对晚期的转移或者复制的病例,那么还有一项研究,关于一个比较大数据17664名肺癌患者的数据库研究发现,接近1%的患者具有有2-3个伴随的驱动基因突变[8]。那么国内我们的研究也有发现,对于复合型突变的患者发病率有报道约20.46%,当然这个都是对于中晚期的一些转移复发的患者中的研究。
 
  大部分双突变EGFR突变病例它主要为亚裔人群中临床分期较高的比如说III期、IV期比较高的肺腺癌患者,它可能与亚裔NSCLC患者具有较高的EFGR基因突变率有关,而发生联合突变的EGFR基因类型以合并EGFR基因的敏感突变(19外显子缺失及21外显子L858突变)最为常见。EGFR基因复合型突变与单一突变一样,均多见于不吸烟的年轻女性肺腺癌患者,但是EGFR基因复合型突变多见于临床分期III-IV期的患者,复合型突变同时多伴随耐药突变,如20外显子插入突变及T790M点突变等等,或者其他耐药驱动基因KRAS、ROS1、BRAF突变,这些耐药性的驱动基因往往预示着患者的不良预后。
 
  研究显示,KRAS基因不仅能与EGFR、ALK基因突变共存,还可与RET、BRAF、MET、ROS1基因突变共存,但是与ROS1、RET、MET、BRAF基因突变之间无相关性。此外,RET基因的激活需要MAPK通路上的信号以及功能性BRAF激酶,所以研究显示RET基因与BRAF基因突变共存且呈正相关,这个也提示了RET与BRAF基因在非小细胞肺癌的发生与发展过程中起着协同作用。所以总的来说,KRAS、BRAF基因复合型突变与单一突变在性别、年龄、吸烟史、病理类型、c TNM分期等方面的差异在统计学上均没有显著差异性。
 
  那么在EGFR/EML4-ALK双突变患者标本中通过免疫组织化学方法发现在同一肿瘤细胞中EGFR蛋白和EML4-ALK融合蛋白可共同在一个细胞中表达。这个有文献报道EGFR/ALK基因双突变患者的中位年龄53.5(年龄范围43-0),男性患者及无吸烟史患者均占总数的60%,患者均处于高临床分期,对于ALK/EGFR双突变的患者给予EGFR-TKI及ALK-TKI双重靶向治疗,那么ALK-TKI 与EGFR-TKI疗效相比较,ALK-TKI的疗效更为显著。基于NGS的研究同样显示EGFR/ALK共突变的中位年龄54.0(年龄范围48-62),男性VS女性(42.86% VS 57.14%);吸烟者VS不吸烟者(28.57% VS 71.43%),临床分期I-II期VS III-IV期(14.29% VS 85.71%)。
 
  那么对于ROS1基因融合突变它主要是与ROS1少见融合伴侣如SLC34A2、BRCAT107、RND/NR110241-CD74等基因共存,而与其他驱动基因的共存突变中,ROS1基因多以点突变形式存在。单一突变与复合突变在与临床病理特征的相关性之间的差异并无统计学差异,均多见于六十岁以下不吸烟的女性晚期肺腺癌患者。 此外,ROS1、RET等基因复合型突变与单一突变同样在性别、年龄、吸烟史、病理类型及c TNM分期方面与单一突变之间的差异在统计学上没有显著性意义。
CN-66003
责任编辑: shendandan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