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研究1
  目的:在选择治疗策略时,评估食管表浅鳞状细胞癌(SESCC)的浸润深度是很重要的。本研究的目的是比较ME-NBI与EUS在评估SESCC患者肿瘤浸润深度方面的差异。
  方法:本研究纳入了2010-2013年间在本院接受ME-NBI和同时接受EUS的SESCC的51例患者(52例SESCC病变)。我们回顾了患者的病历,并根据临床病理特征将ME-NBI和EUS结果与组织病理学结果进行比较。
  结果:共45例46个病灶纳入最终分析。ME-NBI和EUS对鉴别黏膜癌与非黏膜癌的准确率分别为76.1%和84.8%。ME-NBI和EUS在区分黏膜癌和非黏膜癌的敏感性和特异性方面没有差异(p=0.500和p=0.688)。当ME-NBI和EUS均提示黏膜浸润深度时,黏膜癌发生率为94%。然而,如果ME-NBI或EUS提示非黏膜浸润深度,则黏膜癌的发生率仅为21%。
  结论:ME-NBI和EUS是SESCC浸润深度的准确预测指标。如果这两种方法都能提示病变黏膜的浸润深度,则可提高评估的准确性。因此,如果可能的话,在决定行内镜切除术前,最好用ME-NBI和EUS评估SESCC的浸润深度。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图1 食管黏膜鳞状细胞癌。(A)白光内镜:食管中段发红IIb病变。(B)ME-NBI:IPCL不规则,环状结构,IPCLB1型。(C)EUS显示低回声病变局限于黏膜层。(D)ESD标本,高分化的黏膜内癌(HEx100)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图2 1例黏膜下食管鳞状细胞癌。(A)白光内镜:食管中段发红IIa+IIc病灶(B)ME-NBI显示,在环状结构破坏的区域,肿瘤血管异常,形态明显不规则。(C)超声内镜显示低回声病变浸润到黏膜下层。(D)外科手术标本:鳞状细胞癌伴大量黏膜下浸润(HEx40)。
  表1 46例食管表浅鳞状细胞癌的基线特征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表2 ME-NBI和EUS评估表浅食管癌病变深度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ME-NBI在鉴别黏膜癌和非黏膜癌方面的总体准确率为76.1%(46个病灶中的35个)。EUS鉴别黏膜癌与非黏膜癌的总体准确性为84.8%(46个病灶中的39个)。
  表3 根据临床病理特点,ME-NBI和EUS鉴别表浅食管癌黏膜与非黏膜癌的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ME-NBI对6个病灶(13.0%)的肿瘤深度估计过高,而对5个病灶(10.9%)的肿瘤深度估计偏低。EUS高估了4个病灶的肿瘤深度(8.7%),低估了5个病灶的肿瘤深度(10.9%)。根据肿瘤的位置、肉眼形态、环周病变、大小或分化,ME-NBI鉴别黏膜与非黏膜癌的准确性没有显着差异。
  表4 ME-NBI和EUS评估区分表浅食管癌黏膜与非黏膜癌的敏感性、特异性和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ME-NBI对粘膜癌与非粘膜癌的敏感性为73.9%,特异性为78.3%。EUS的敏感性为82.6%,特异性为87.0%。敏感性和特异性方面,ME-NBI和EUS之间没有显着差异(分别为p=0.500和p=0.688)。另外,ME-NBI和EUS在区分黏膜癌与非黏膜癌方面的准确性没有显着差异(76.1%vs.84.8%,p=0.289)。
  表5 ME-NBI联合EUS评估诊断黏膜癌的概率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ME-NBI联合EUS提示病变的浸润深度为黏膜时,最终组织病理学检查中黏膜癌的发生率为94%(17/18)。然而,如果ME-NBI或EUS提示浸润深度为非黏膜时,则黏膜癌的发生率仅为21%(6/28)。
  研究结论
  ME-NBI和EUS都为评估SESCC的浸润深度提供了准确的方法,在准确性方面没有差别。然而,当ME-NBI和EUS都提示病变浸润深度为黏膜时,评估的准确性提高。因此,在行内镜手术之前,最好联合使用ME-NBI和EUS来评估SESCC的浸润深度。(10.3109/00365521.2014.915052  2014)
  研究2
  纳入了174例患者共174个病灶:124个(71%)EP/LPM,35个(20%)MM/SM1,15个(9%)浸润黏膜下中层(SM2)的SESCC。EUS和ME-NBI对区分EP/LPM、MM/SM1及以上浸润性病变分别为72%和83%。EUS和ME-NBI鉴别EP/LPM和MM/SM1及更深病变的准确率分别为70%和82%。ME-NBI鉴别EP/LPM和MM/SM1及更深层浸润SESCC的敏感性和准确性明显高于EUS(P=0.048和P=0.017)。(10.1093/dote/dox142 2017)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图1 早期食管鳞状细胞癌1例(EP SESCC)。(A)白光内镜:显示胸下段食管有一个浅红色的扁平病灶。(B)碘染色后病灶边界清晰。(C)ME-NBI可见B1型IPCL。(E)组织学检查显示EP SESCC(HE×40)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图2  早期食管癌(SM1)(A)白光内镜:显示胸下段食管有一个浅红色的扁平病灶。(B)碘染色使病变边界变得清晰。(C)ME-NBI:B2型IPCL。(E)病理组织学:SM1  SESCC。
  表1 EUS诊断早期食管癌浸润深度的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表2 ME-NBI诊断早期食管癌浸润深度的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表3 EUS 和ME-NBI 区分EP/LPM 、 MM/SM1 更深浸润的敏感性、特异性、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表4 EUS和ME-NBI在区分MM/SM1和EP/LPM或SM2方面的敏感性、特异性和准确性
EUS与ME-NBI对食管鳞癌浸润深度的预测
  结论:ME-NBI在确定ESD之前的SESCC浸润深度方面可能比EUS更有用。
责任编辑: 夢奕新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