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病理年会有感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2019病理年会有感觉
  一年一度的中华医学会病理学分会年会在河南省会郑州隆重召开。6000余人参会,非“国际会展中心”不能容纳。像奥斯卡颁奖典礼之于电影人一样,年会也是全国病理工作者的一次盛会,集学术讨论、情感交流、风采展现、新品发布等为一体,让人们在短短三天内感受到病理的蓬勃发展。
  学术讨论
  病理诊断乃学科之根本

  年会为二十多个专业组提供支持,身为头颈学组委员,我坚守头颈学组会场,参加了为期一天半的学术活动。这次的学术活动分为两部分:基础与前沿。一整天的专科培训注重基础,半天的专家讲座及科研汇报偏重前沿。
  头颈部病理诊断以“杂”而著称,也因“杂”而让人却步。“著名”的感染性疾病无需多言,说多都是泪。肿瘤囊括了上皮、软组织、骨、淋巴造血、皮肤、中枢神经系统(近水楼台,鼻颅眶沟通性疾病)、甲状腺、甲状旁腺、眼病理、口腔病理……不胜枚举。如果不认真学习、思考、实践、再学习,鉴别良恶性都是奢望。以两个病案为例。
  01甲状腺滤泡性癌
  所有病理医生都知道诊断恶性的两大指征是包膜侵犯和脉管瘤栓。何谓“包膜侵犯”?必须侵透吗?刚开始侵犯算不算?尖锐的侵犯和温和的侵犯有何不同?竖着侵犯和横着侵犯意义相同吗?什么是“竖”?什么是“横”?脉管瘤栓也有同样多的问题。回答不了这些问题,判断良恶性就是in the air。理论上头头是道也不见得就会实际应用,要不然怎有纸上谈兵的笑话?
  02横纹肌肉瘤
  专科培训时讲者分享了一个案例,鼻腔鼻窦的小蓝圆细胞恶性肿瘤。(备注:病理医生很喜欢这个“诊断”,等同于告诉临床“这是个恶性肿瘤,没有分类”。有经验的临床大夫会心中不齿:“我们当然知道这是恶性啊,送病理不就是希望知道分类嘛!”)。这类肿瘤通常包含小细胞癌、恶性黑色素瘤、各型淋巴瘤、神经母细胞瘤、横纹肌肉瘤等等。免疫组化及分子检测是必不可少的帮助。免疫组化是万能的吗?显然不是!分享的这个病例就是中了免疫组化的圈套。肿瘤细胞表达CD56和少许Syn,这是两个经典的神经内分泌肿瘤标记物。
  但是、但是……千万别忘了它们有时也可以表达于横纹肌肉瘤。有时!多么有趣、含糊、精准的用语,只有经过认真的学习、思考、实践、再学习,才能掌握其不可言传的美妙。
  风采展现
  知之者不如好知者 好知者不如乐知者

  今年年会有三个展现青年风采的舞台:讲课比赛、英语演讲、识图大赛。遗憾时间冲突,我只参加了识图大赛。有幸前排就坐,选手的表现尽入眼底。12只队伍,我只认得其中一支,三员女将。站在台上的都是沙里淘金剩下的精英。题目涉及范围很广,所有系统、技术手段都有所涉猎。从最基础的,例如囊性深在性结肠炎(选手答错),到最前沿的,例如一张NGS基因突变的图片(选手答错);从被忽视的,例如LFB(luxol fast blue,固蓝,染髓鞘;选手答错),到被关注的,例如肾透明细胞乳头状癌的ICD编码(1,选手答错)。三个小时,选手和观众集中精力、赛地和看地都津津有味。感叹青年的勇气、热情、活力!既然人才济济,何愁学科未来?!
  新品发布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今年参会厂商有164家:1/3是传统病理行业,如取材台、染色机、切片机等;1/3是分子病理检测;1/3是数字病理。
  政治经济学里有一句话: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经济基础是否坚实,直接影响上层建筑的繁荣和稳固。参加病理会议的商家越来越多,直接证明对病理感兴趣的资本越来越多,如何正确引导、有效利用这些资本而不是被资本牵着鼻子走也是每个病理工作者应该思考的。别以为事不关己,个体的发展必须依托于学科的发展。
  感谢越来越多资本关注病理,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以取材台为例,从水池里放一块儿砧板开始,到现如今普遍使用的一体化取材台。我以为取材台再无更新的余地,可今年展台上至少有5家取材台。各有优缺点。都能满足基本所需:冲水、下水、光照、粉碎、照相、摄像。但细节差异堪比苹果、华为、vivo、小米……感谢盖茨让大家都用得起电脑,感谢乔布斯让大家知道电脑可以如此美妙。
  三天的年会热热闹闹地结束了,返程的高铁上回味一下。
责任编辑: 夢奕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