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ABC5】CDK4/6抑制剂——Luminal 型晚期乳腺癌的最佳选择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自2017年第四届ESO-ESMO国际晚期乳腺癌共识(ABC4)会议后,晚期乳腺癌的治疗出现了许多重大的进展。2019年11月16日,来自世界各地的乳腺癌领域重要学者齐聚葡萄牙里斯本,在第五届ESO-ESMO国际晚期乳腺癌共识(ABC)会议上共同探讨ABC的最新进展。
  CDK4/6抑制剂给患者带来总生存获益,成为Luminal型晚期乳腺癌患者治疗新标准
  来自法国巴黎的Joseph Gligorov教授针对上届ABC共识会议以来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的治疗进展进行了系统梳理。内分泌治疗已经被确认是激素受体阳性相关疾病的首选方案,甚至对于内脏转移患者来说,同样认为是首选方案。除非患者确认存在内脏危象或被确认是内分泌治疗耐药。绝经前患者联合卵巢功能抑制后可以按照绝经后女性的治疗原则进行治疗。
  由于当时CDK4/6抑制剂仅有临床研究数据证实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患者能够获得无进展生存的获益,但缺乏总生存获益的证据。因此当时众多专家仍对CDK4/6抑制剂在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一线治疗过程中的应用持保留态度。而近两年来,多项CDK4/6抑制剂联合方案相关研究取得进展。因此在2019年ABC5共识大会对有证据的内容进行更新梳理,并在共识中体现。
  1. 对于ABC患者的治疗,内分泌治疗和化疗如何选择?
  2019年ASCO报道了KCSG BR 15-10临床研究结果,结果显示,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依西美坦加卵巢功能抑制剂对比卡培他滨单药,显著改善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PFS(19个月 vs 11.3个月, HR = 0.643,P = 0.0493)。
  STIC CTC研究是通过CTC数目区分ER+/HER2-乳腺癌患者危险度并指导治疗决策的临床研究,提示根据简单的临床特征判断危险度,指导患者特别是Luminal型晚期乳腺癌患者治疗策略的选择并非最佳。结果显示,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在内脏转移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和安全性可延迟化疗的使用。
  2. CDK4/6抑制剂+内分泌治疗能够给Luminal型ABC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直击ABC5】CDK4/6抑制剂——Luminal 型晚期乳腺癌的最佳选择
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相关研究进展
  PALOMA-3研究显示,对于既往内分泌治疗敏感的晚期乳腺癌患者,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联合氟维司群+哌柏西利能够逆转内分泌耐药,较单药氟维司群显著延长OS 10个月(39.7个月 vs  29.7个月;HR = 0.72)。MONARCH-2研究表明,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较氟维司群单药可以延长既往内分泌治疗失败的晚期乳腺癌患者的OS,最新更新数据显示,CDK4/6抑制剂联合氟维司群与氟维司群单药组的中位OS分别为46.7个月和37.3个月(HR = 0.757,95%;P = 0.0137)。MONALEESA-3研究也证实CDK4/6抑制剂ribociclib联合氟维司群较氟维司群单药可以显著延长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OS,两组中位OS分别为未达到和40个月( HR = 0.724, P = 0.00455)。亚组分析结果显示,在一线治疗的患者中,联合治疗组OS尚未达到,而氟维司群单药治疗组OS长达45.1个月(HR = 0.700)。而对于二线及早期复发的亚组,联合治疗组的OS也高于氟维司群单药治疗组(40.2个月 vs 32.5个月,HR = 0.730)。
  对于绝经前的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MONALEESA-7临床研究表明,戈舍瑞林联合内分泌治疗较单纯内分泌疗法显著延长绝经前和围绝经期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总生存期 (中位 OS 分别为未达到 vs 40.9个月;HR = 0.712;P = 0.00973)。

PALOMA-3/MONALEESA-3/MONARCH 2研究进展
  综合来看,多项临床研究证实,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不仅能够给患者带来无进展生存的获益,还能获得总生存的获益。更重要的是,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治疗能够给患者带来更好的生活质量。
  多项真实世界研究证实CDK4/6抑制剂晚期一线标准地位
  本届ABC共识会议期间还有相当的壁报展示相应了在真实世界中CDK4/6抑制剂给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生存获益。
  一项来自日本的回顾性真实世界研究对2017年12月1日—2019年3月31日接受过CDK4/6抑制剂哌柏西利的E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进行了分析,主要终点是至治疗失败时间(TTF),次要终点是OS和安全性等。结果显示,整体人群的中位TTF为6.3个月(95%CI 5.2 ~ 7.3),截至2019年3月31日,中位OS尚未达到。其中一线治疗共计20例患者,中位TTF为13.3个月(95%CI 3.3 ~ NR)。这项研究中患者的TTF时间似乎较既往研究的时间要短,主要是因为在研究中入组的一线治疗患者人群肝转移达到50%,而PALOMA-2研究入组肝转移患者为16.9%,肝转移可能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来自日本的真实世界数据
  一项来自欧洲、拉丁美洲的CDK4/6抑制剂真实世界数据研究。研究对2015年—2019年共计59例激素受体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均使用了CDK4/6抑制剂,其中哌柏西利(83%)、ribociclib(16%)和abemaciclib(1.6%)。69.4%的患者是一线应用 CDK4/6抑制剂。结果显示总体人群的中位PFS为15.584个月(95%CI 13.173 ~ 17.995),一线人群的mPFS达到18.406个月(95%CI 15.899 ~ 20.912)。

来自欧洲、拉丁美洲的真实世界数据
  另有一项来自绝经前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真实世界研究对33例绝经前患者进行了分析。结果显示,33例患者中23例患者应用了哌柏西利,10例患者应用了ribociclib。讨论的主要终点是治疗持续时间(DOT)。结果显示中位DOT为69.4周,中位OS尚未达到,2年、3年OS率分别为94.4%和56.0%。

绝经前患者真实世界研究
  还有真实世界研究对CDK4/6抑制剂联合来曲唑一线治疗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患者进行了回顾性分析。研究入组53例患者,其中19例患者使用CDK4/6抑制剂联合来曲唑,34例患者使用化疗,包括卡培他滨单药或联合长春瑞滨、铂类、紫杉类、蒽环类、吉西他滨等。研究的终点是至治疗失败时间(TTF)。结果显示HR+/HER2-晚期乳腺癌内脏转移患者延迟使用化疗,而选择 CDK4/6抑制剂联合治疗,能够从疗效和安全性均获益。
  总结
  近年来,多项临床研究证实,CDK4/6抑制剂不仅能够给绝经前、围绝经期、绝经后的Luminal型晚期乳腺癌患者带来无进展生存的获益,还能够带来总生存的获益。基于多项临床研究的结果,众多国际乳腺癌专家也认同将CDK4/6抑制剂作为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目前针对靶向联合内分泌治疗对比化疗的相关研究也正在进行,并开始逐步公布结果,让临床对CDK4/6抑制剂给患者带来获益充满信心。而更多的新靶点药物的研发也给患者带来更多的期待与希望。
责任编辑: 夢奕新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