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病理医生现状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系作者投稿,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2019年5月31日,Dr David M. Metter等在《JAMA Network Open》发表文章:Trends in the US and Canadian Pathologist Workforces From 2007 to 2017。该文分析了2007至2017年间美国和加拿大病理医生人数变化趋势;10年间,美国病理医生绝对数量和相对数量均呈下降趋势,提示美国病理医生处于短缺状态;然而,同期加拿大病理医生数量却增加了20.45%。同时,Dr George D. Lundberg受邀在《JAMA Network Open》上发表了评论员文章:How Many Pathologists Does the United States Need?(注:Dr George D. Lundberg为CAP终生会员、Medscape编委、30多年JAMA主编)。
  中国也有病理医生明显短缺的呼吁,但似乎缺乏科学的统计数据以及历史比较,这里我们翻译了Dr David M Metter的文章摘要和Dr George D. Lundberg的评论性文章,仅供参考。然而,中国和美国的医疗体系存在显著不同,有些数据很难进行两两比较,仅供大家学习。
——赵澄泉
  Trends in the US and Canadian Pathologist Workforces From 2007 to 2017. Metter DM,  Colgan TJ,  Leung ST, et al. JAMA Netw Open, 2019 May 31 03;2(5):e194337.
  摘要:美国病理医生队伍目前状况尚不确定,预计未来20年将会出现赤字。Metter Dm等对2007年至2017年间美国病理医生队伍发展趋势进行了研究。这项研究横向比较了2007年至2017年间美国和加拿大两国医生人数,重点是病理医生、放射医生和麻醉医生。在美国以各州人口水平为基础统计分析医生数量(重点是病理医生)。同时,对美国和加拿大两国间每名病理医生新诊断癌症例数进行比较。该项研究数据来源于2019年1月4日到2019年3月26日间“American Association of Medical Colleges Center for Workforce Studies’ Physician Specialty Data Books”和“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Masterfile”。
  研究结果显示:
  (1)2007年至2017年间,美国在职病理医生从15568人下降到12839人(下降17.53%)。与之相比,加拿大同期数据显示,病理医生从1467人增加到1767人(上升20.45%)。
  (2)对两个国家的人口进行调整后,美国每10万人中病理医生的数量从5.16人下降到3.94人,加拿大从4.46人增加到4.81人。
  (3)在美国,病理医生占医生总数比例从2007年的2.03%下降到2017年的1.43%。
  (4)美国病理医生的分布因州而异;每10万人口中,爱达荷州最少(1.37),哥伦比亚特区最多(15.71)。
  (5)根据每年新增癌症病例进行调整后,美国病理医生的诊断工作量增加41.73%;同期,加拿大病理医生的诊断工作量增加7.06%。
  综上,从2007年到2017年,美国病理医生的绝对数量和人口调整后的数据都有所下降。目前的趋势表明美国病理医生短缺。
  How Many Pathologists Does the United States Need?Lundberg GD. JAMA Netw Open, 2019 May 31. 03;2(5):e194308.
  病理学是一门研究疾病的学科。在美国,病理学实践就是将所有实验室科学应用于疾病的预防、诊断、治疗和随访。如果这一广泛实践内容是正确的,那么为什么美国病理学从业者从2007年到2017年间下降约17%、且在美国所有医师中所占比例也从2.03%下降到1.43%。与此同时,医师的数量和总体人口却在持续增加(Metter等报道)。这是暂时现象还是趋势?严重与否?
  这并不是一种暂时现象,而且也很严重,但据推测劳动力需求是一个棘手问题。美国病理医师学会(CAP)的各种数据显示,受过充分培训的病理医师毕业后往往很难找到工作。然而,最近另一项研究结果显示,该学科就业市场相当稳定,67%-75%完成病理住院医生培训的病理医生几个月内便可以找到满意的工作。Metter等这篇文章让像我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病理医师深感不安,我真的相信这个领域会出现这种问题。我在医学预科班时便开始在临床实验室工作;1957年从医学院毕业,1962年完成4年病理住院医师培训,同年开始解剖和临床病理学工作。我们总是习惯说,约3%美国医学毕业生从事病理学工作。2019年,国家住院医师匹配项目(National Resident Matching Program)报告569名医师进入第一年住院病理医师培训,占3.2%的住院医师培训总人数(17763名)。然而,这其中只有201名是美国医学院毕业生,反占2019年所提供病理住院医师职位的33.4%;在所有100多名毕业生参加综合项目的专业中,迄今为止这一比例是最低的。这完全是供求关系所造成的。
  病理医师是做什么的?病理医师可以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庞大而多样的知识库和技能组合中接受培训,这些知识和技能与第一段描述的领域宽度相符。CAP的前任主席(James Barger)曾说:“病理学就是病理医师所做的(pathology is what a pathologist does)。” 只要人类和疾病存在,人类病理学这一宽泛领域就会永恒存在。但是,病理学实践是可变的,这取决于许多环境、社会和经济问题以及专业对这些问题的反应。美国病理学委员会审查单独认证的学科包括:解剖病理学、临床病理学(实验室医学)、血库/输血医学、化学病理学、临床信息学、细胞病理学、皮肤病理学、法医病理学、血液病理学、医学微生物学、分子遗传病理学、神经病理学、儿科病理学。这些学科中,每一学科都有一个或更多的学会组织。根据定义,临床医师与个别患者打交道,而临床病理医师的特征是通常需要面对一群患者。然而,每一位存活或死亡的患者都需要技能和知识训练有素的病理医师,而这些病理医师需要有不同种类亚专科证书。
  所列举的学科都是病理医师的合法工作领域。然而,几乎所有这些学科中都有大量非医生的医学专业人员,他们接受培训后,可以做病理医师所能做的许多事情,而且工资更低。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包括尸检和外科病理医师助理、临床化学和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医学技术实验室管理者、细胞学技师、医学遗传学家、信息科学家、以及许多其他实验室专业人员。从历史角度来看,这是可以理解的;事实上,该系统通常主要由很少的病理医师开发,他们培养了许多领域有用的同事。在现代美国医疗行业,如果没有大的阻力,这份工作将会流向薪资较低的人。再加上越来越多实验室程序自动化,常常在病理学和实验室医学中取代甚至替代人类,就像许多其他领域一样。
  两种历史趋势对病理工作场所和劳动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末至70年代,营利性企业作为“医疗产业综合体”的先行者进入临床实验室领域。他们运用现代工业管理技术和积极的销售策略,从病理学医师主导的医院实验室、病理医师拥有的私人实验室和医生办公室实验室中抢走了大量、多种临床实验室检测项目。其次,从历史上看,医院尸检是病理学的核心内容,但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医院尸检的数量急剧下降,没有反弹性增加,反而在非教学医院几乎没有了尸检。
  能够扭转病理医师人数下降趋势的好消息在哪里?继1999年出版的关于医学治疗错误的里程碑式著作之后,2015年美国国家医学研究院(前身为美国医学研究所)出版了另一本关于诊断错误的里程碑式著作。该著作呼吁重振尸检是改善诊断和患者安全的主要方法。它还呼吁建立以病理医师为首的诊断管理团队,作为改进诊断的一个关键途径。
  病理学工作发展的另一个明显领域是精密医学,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诊断遗传学,并且正在蓬勃发展。还有一个机会可以满足一个尚未得到满足的老需求。病理医师一直都是教师,通常最擅长向医学生和其他医生解释疾病过程。他们应该可以帮助临床医生在正确的时间对正确的人选择正确的检测,然后进行正确的解释、临床处理并产生正面效果。许多内科医师不了解敏感性和特异性的基本概念,实验室结果的预测价值依赖于在受测人群中该病的流行程度。现代病理医师应该得到相应的报酬,因为他们促使采用正确的检测而非更多的实验室检测,而这些正确的检测会对结局产生不同的影响。
  即使仅仅考虑研究资金的前景,病理医师在研究领域的潜在市场是巨大的。法医病理学一直存在短缺,这是一个高度专业化学科,工资水平往往低于市场价值,因为他们通常处于县或市政府的公务员职位。
  Medscape医师收入调查报告显示,2013年病理医师平均年收入为23.9万美元(2013年25个医师类别中排名第17位); 2018年,29个专业中排名第18位。有人认为病理医师所做的工作仍然物有所值。这在很大程度上都要归功于CAP伟大的持续努力结果。
  我认为,病理医师们应该再次适应新的科学和经济世界的机遇,把本世纪头十年的衰退转变为本世纪20年代的合理增长。病理医师所提供的工作必须变得更加有价值。但是,这不会自然发生,需要付出更大努力。
  编译:山东诸城市妇幼保健院  王巍伟
  审校:美国匹兹堡大学医学院  赵澄泉
责任编辑: wuli雪宝啊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