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系作者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摘要: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起源于滤泡辅助性T细胞。在许多病例中,肿瘤性T细胞在HRS样细胞周围形成玫瑰花结,这可能导致将其误诊为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本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理解这种花结现象,并认识有助于和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的特征。本文分析了16例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患者大多为老年人(平均66岁)。16例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15例出现HRS样细胞,其中27%病例的HRS样细胞CD20阳性,几乎所有病例都为EB病毒感染。通常,玫瑰花结肿瘤T细胞的免疫表型不同于表达较少滤泡辅助性T细胞标记的大部分肿瘤细胞,提示在肿瘤性T细胞中有滤泡辅助性T细胞标记表达的调节。在75%病例中,肿瘤性T细胞不同程度表达CD30,可能反映了这些细胞的活化状态。HRS样细胞表达CCL17,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细胞不同强度表达其受体CCR4,从而可能解释肿瘤细胞在HRS样细胞周围形成花结的现象。综上所述,本研究证实较多滤泡T细胞淋巴瘤中存在HRS样细胞,提示HRS样细胞可能参与了该淋巴瘤的发展。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的HRS样细胞不能根据其免疫表型可靠地与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HRS细胞区分。相反,在肿瘤性T细胞群中具有CD10和CD30常表达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可以帮助建立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诊断,甚至表明CD30可以作为这些患者的治疗靶点。
  引言
  最近,2017年修订的《造血与淋巴组织肿瘤WHO分类》已经将滤泡辅助性T细胞起源的淋巴结外周T细胞淋巴瘤作为一个总的分类。该分类包括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性淋巴瘤、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以及其他淋巴结外周T细胞淋巴瘤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和其他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具有共同和独特的特征。遗传学研究表明,这些外周T细胞淋巴瘤具有和最初在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中报道的相同的突变谱系。迄今为止,还没有关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综合性分子数据。涉及ITK(IL-2诱导型T细胞激酶)和SYK(脾酪氨酸激酶)融合的t(5; 9)(q33; q22)易位在约20%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病例中报道,但仅偶见于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所有类型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均可能含有HRS样细胞,在大多数病例中,这些细胞呈EB病毒(EBV)阳性,并且表现出对局部免疫抑制的继发效应作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由于存在HRS样细胞、通常仅部分淋巴结浸润,并且常为小的肿瘤性克隆,而可能被误诊为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和其他各种恶性淋巴瘤。相反,尽管可能存在HRS样细胞,但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和其他淋巴结外周T细胞淋巴瘤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的诊断是相当简单的。
  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可表现为两种主要形态学类型:滤泡性淋巴瘤样,形成滤泡间浸润灶,类似于滤泡性淋巴瘤,或生发中心进行性转化样,顾名思义,类似于进行性转化的生发中心。进行性转化生发中心样类型更常见到,约为滤泡性淋巴瘤样类型的3倍。
  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结节状或滤泡状生长模式,以及该肿瘤中存在EBV阳性的HRS样细胞,可能导致将其误诊为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或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性霍奇金淋巴瘤。除了HRS样细胞外,常见于经典型和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以及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另一个特征是HRS样细胞周围存在玫瑰花结性T细胞。在经典型和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中,这些玫瑰花结形T细胞是多克隆的,而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它们代表着肿瘤总体的一部分。Moroch等描述了5例最初诊断为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病例,所有病例在证实花结形T细胞中滤泡辅助性T细胞标志物表达后,均被重新归类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然而,仍然缺乏对滤泡T细胞淋巴瘤中的玫瑰花结T细胞的免疫表型的系统分析。
  本研究旨在探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肿瘤花结T细胞和HRS样细胞的形态学特征和免疫表型,目的是确定可能有助于与其他恶性淋巴瘤鉴别诊断的特异性特征,并可能提供关于该肿瘤的玫瑰花结现象新的见解。
  材料与方法
  病人与免疫染色
  从档案中检索2010年至2017年间所有在Dr.Senckenberg病理研究所被诊断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病例。在诊断检查期间,对所有淋巴结进行CD20,CD3,PD1,CD23,CD10,BCL6,ICOS,CXCL13,MUM1,CD30,CD15,PAX5和LMP1的染色。在复习之前完成遗漏项目的染色。所有病例均由作者(CA, M-LH, SH, JM, AP, SAP, ES)复习,并根据2017年修订版的《造血和淋巴组织肿瘤WHO分类》对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进行诊断。一部分病例增加了IgD、CCR17和CCR4染色。法兰克福大学医院的地方伦理委员会同意了这项研究。抗体、稀释度、以及供应商列出在补充表S1中。对于LMP1染色未显示任何阳性信号的病例,额外的进行EB编码区(EBER)原位杂交检测。 表达于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HRS样细胞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标记物和其他标记物在至少60%的细胞阳性时才判读为阳性。对于在HRS样细胞周围存在花结T细胞,至少存在一个完整的花结被评估为阳性。在所有的病例中,均进行了免疫球蛋白重链基因重排(对骨架区I -III进行PCRs)和T细胞受体γ克隆性检测(Invivoscribe Technologies, San Diego, CA, USA)。对于一部分病例,额外的进行T细胞受体β和免疫球蛋白κ轻链克隆试验。
  结果
  病人特征
  16名患者确诊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位年龄为66岁(49~89岁之间,见补充表S2),16例患者中有10位男性(63%)。淋巴结活检部位为腹股沟7/16例(44%),颈部5/16例(31%),腋窝2例(13%)。其他两例患者的淋巴结定位尚不清楚。
  形态与微环境
  对所有病例进行了形态学结构的评估。仅2例表现为滤泡性淋巴瘤样结构,其余14例表现为进行性转化生发中心样类型。所有的病例均显示或多或少的部分淋巴结浸润,在某些病例中仅含少量肿瘤细胞。滤泡树突状细胞网通常局限于滤泡残余区域,未见到滤泡树突状细胞网的较大膨胀。肿瘤细胞通常在苏木精和伊红(H&E)染色下基于淡染的外观、增大和活化的细胞核,并且常具有透亮的细胞质而识别(图1)。上皮样组织细胞存在于12/16例(75%)中。在CD20的免疫染色中,肿瘤性T细胞的浸润模式清晰可见,导致残存的B细胞滤泡内或其周围出现CD20阴性的虫蚀孔。这种模式类似于伴有透明胞质的活化T细胞,可能在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中观察到(图1)。16例中有4例肿瘤浸润灶周围出现膨胀的CD23阳性的套区B细胞群(图2)。在所有检测的14个病例中,观察到IgD阳性的套区B细胞群。病例10中,套区B细胞群非常突出,以致于具有完整的滤泡T辅助细胞表型且围绕HRS样细胞成花结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群难以察觉(图2)。此病人最初诊断为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直到两年后复发,会诊送去的2个样本中均可见到明显的结节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时,才回顾性做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诊断。在此活检中,单克隆T细胞受体γ重排阳性,与随访性活检具有滤泡T辅助性淋巴瘤具有相同的单克隆T细胞受体γ重排。免疫球蛋白重链克隆性检测是多克隆的。因此,我们认为第一次活检结果是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富于B细胞亚型。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1 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典型形态学和结构特征。a,b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现为围绕HRS样细胞的邻近和玫瑰花结的淡染透亮细胞(病例1,A,HE×40,B ,HE×200)。c,d病例4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仅占浸润的少数,这些细胞可通过PD1染色明显突出(c,PD1,免疫染色×40)和在CD20免疫染色(d,CD20免疫染色×40)中表现为虫蚀孔。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2  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富含B细胞亚型。病例10最初被诊断为淋巴细胞性淋巴瘤,当该患者两年后复发为结内外周T细胞淋巴瘤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两份标本被送出去第二次诊断,才回顾性做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诊断。 a,浸润主要由小淋巴细胞组成,伴有散在滤泡辅助性T细胞(箭头示)的染色较浅区域,最初被误认为是生发中心(HE,×40)。插图(×400)为被活化的淋巴细胞包围的HRS样细胞,代表滤泡辅助性T细胞。 b ,CD20免疫染色显示B细胞数量高(×40),滤泡辅助性T细胞阴性区域。插图(×400)为由滤泡辅助性T细胞包围的CD20阴性HRS样细胞。 c,CD10免疫染色,突出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散在聚集(×40),插图(×400)为CD10阳性的玫瑰花结T细胞。 d, PD1免疫染色,突出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散在聚集(×40),插图(×400)为PD1阳性的玫瑰花结T细胞。 e,CD30免疫染色突出HRS样细胞聚集在滤泡辅助性T细胞区域内(×40),插图(×400)为CD30阳性的HRS样细胞。 f, CD23阳性弥漫分布(套区)B细胞,和CD23阴性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区域。未观察到CD23阳性的滤泡树突状细胞增殖。 g, T细胞受体γ克隆性分析实了可重复的双等位基因重排。 h,免疫球蛋白重链克隆性分析显示多克隆性结果。
  免疫球蛋白和T细胞受体基因重排分析
  对所有病例进行T细胞受体γ的T细胞克隆性分析,并对15/16个活检组织切片进行技术评估。所有可评估的病例显示克隆性T细胞受体γ和/或β重排(单等位基因或双等位基因)。其中2例表现为明显的混合性多克隆背景。关于免疫球蛋白重链的基因重排,4例在3个免疫球蛋白重链框架区之一显示具有多克隆背景的克隆产物,而在另外两个框架区未检测到克隆峰。其余11例表现为多克隆免疫球蛋白重链克隆结果。4例具有克隆性免疫球蛋白重链峰的病例与11例具有多克隆性免疫球蛋白重链的病例在HRS样细胞的形态学或免疫表型或在微环境中反应性B细胞的丰度方面没有差异。
  肿瘤细胞的免疫表型
  根据2017年修订版的《造血和淋巴组织肿瘤WHO分类》的诊断标准,所有病例中的肿瘤细胞至少表达两个滤泡辅助T细胞标记。由于许多肿瘤表现为肿瘤内异质性,滤泡性辅助T细胞免疫表型从总体和独立地对围绕HRS样细胞的花结性T细胞进行每个滤泡辅助T细胞染色的评估。所有病例中大部分的肿瘤细胞均为PD1和ICOS阳性(表1,补充表2),大多数病例CD10,BCL6和CXCL13阳性(表1)。IRF4/MUM1在肿瘤细胞中的表达较少(44%)。令人惊讶的是,大量病例(12/16,75%)的肿瘤细胞至少部分(>50%)表达CD30。CD30表达通常不如在HRS样细胞中明显,而且通常为膜表达和/或高尔基区点状表达(图3)。
  表1.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大部分肿瘤细胞和玫瑰花环T细胞与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玫瑰花环T细胞的免疫表型比较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3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HRS样和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中的表达。 a,b病例14显示HRS样细胞CD30强阳性(长箭头示),而邻近有几个CD30较弱阳性的肿瘤细胞(箭头示),其中一些与HRS样细胞紧密接触。a,CD30免疫组化染色,×40和b,CD30免疫组化染色×400。c,d病例1,显示HRS样细胞CD30强阳性(长箭头示),邻近有几个CD30较弱阳性的肿瘤细胞(箭头示)。d,CD30免疫组化染色×40和d, CD30免疫组化染色×400。e,f典型的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混合细胞型),CD30在HRS细胞中表达,但周围T细胞中CD30阴性。e,CD30免疫组化×200和f,CD30免疫组化染色 ×400。
  所有含有HRS样细胞的病例(15/16例滤泡T细胞淋巴瘤,94%)均可见肿瘤花结形T细胞。这些玫瑰花结T细胞分别有87%, 67%和60%的病例表达PD1、ICOS和CD10(表1和图4)。CXCL13、BCL6或IRF4/MUM1在玫瑰花结状T细胞中的表达仅限于少数病例(表1)。与10例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相比,CD10在玫瑰花结形T细胞中的表达和CD30在一部分肿瘤细胞中的表达总体上是最好的鉴别标志物(表1)。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4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玫瑰花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免疫表型。病例1显示PD1(a,×200)、ICOS(b,×400)、CXCL13(c,×200)、CD10(d,×400)、BCL6(e,×400)和IRF4/MUM1(f,×400)阳性的玫瑰花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
  对12例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进行CCR4染色,CCR4通常表达于正常2型辅助性T细胞和调节性T细胞。12例滤泡T细胞淋巴瘤中有2例在肿瘤细胞中呈均一的强CCR4表达,而其他10例在肿瘤细胞中呈异质性和不一致性CCR4表达(图5)。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5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CCL17和CCR4的表达。 a,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HRS细胞中CCL17的强表达和CCL17向间质的扩散(×200)。 b,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HRS样细胞呈中等至强CCL17的表达(病例8,×400)。 c,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呈均质表达CCR4(病例8,×400),HRS样细胞用箭头突出显示。 d,病例10(×400)中滤泡辅助性T细胞中呈不一致和异质性CCR4表达,HRS样细胞用箭头突出显示。
  HRS样细胞的免疫表型
  由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诊断经常具有挑战性,而且这些病例很容易被误诊为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因此我们也评估了HRS样细胞的免疫表型,以便找出有助于将它们与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真正的HRS细胞区分开来的参数。在所有可识别的HRS样细胞的15个病例中,HRS样细胞CD30和IRF4/MUM1均呈阳性,PAX5典型强阳性(表2和补充表1),大多数病例(13/15例,87%)基于LMP1免疫染色或EBER原位杂交的检测EBV呈阳性。CD20在4/15例(27%)呈不同水平的表达,CD15很少阳性(4/15例,27%)。由于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的HRS细胞通常表达TARC/CCL17,因此我们还检测了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的HRS样细胞。所有检测的12例滤泡T细胞淋巴瘤均显示HRS样细胞表达CCL17,正如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HRS细胞(图5)。因此,滤泡T细胞淋巴瘤中HRS样细胞的免疫表型不能将其与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的HRS细胞明确区分。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既往病史及随访
  16例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患者中有6例(38%)既往有淋巴瘤病史(补充表2)。简而言之,4例病人在诊断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之前患有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肿瘤,2例患有克隆性不相关的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病史。除1例外,所有患者先前诊断的切片都进行了复习以确认每个诊断,并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浸润进行比较。1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是EBV相关的,并发生在诊断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4年之前。另1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在滤泡T细胞淋巴瘤确诊前15年诊断,并累及肠道。该病例显示中心母细胞形态(根据Hans 分类为生发中心B细胞样亚型),且EBV阴性。在2例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中,免疫组化上没有滤泡辅助性T细胞群的证据,T细胞受体γ克隆性分析也没有克隆扩增。其他4例患有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淋巴瘤的病史,其中2例在诊断滤泡T细胞淋巴瘤前6年和10年患有早期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这些病人中的另外1例,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复发前7年诊断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该例切片未获得)。第4例患者在诊断滤泡T细胞淋巴瘤前5年有皮肤B细胞淋巴瘤的病史(病例14)。在修订该诊断时,观察到显著的滤泡辅助性T细胞群围绕单个EBV感染的HRS样细胞形成玫瑰花环,克隆性T细胞受体γ重排提示为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早期发展状态(图 6)。有趣的是,本例中T细胞受体γ重排的克隆峰与随访活检明显为滤泡T细胞淋巴瘤的克隆性重排不一致,这样导致了系统性和可能是寡克隆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膨胀的可能。免疫球蛋白重链和κ轻链基因重排的克隆性检测在这个浸润灶内为多克隆性,并且膨胀的B细胞群是IgD阳性。因此,本例中的B细胞群可能为膨胀的套区B细胞群,正如在病例10中观察到的。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CD30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肿瘤性T细胞表达是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中一种有帮助的诊断工具
  图6 富于B细胞的皮肤滤泡辅助性T细胞淋巴瘤,肿瘤细胞在EBV感染的HRS样细胞周围形成玫瑰花结。这个皮肤活检显示富于B细胞的浸润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聚集,该活检是在一个腹股沟淋巴结活检诊断为结内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5年之前进行的皮肤活检(病例14)。 a,b  HE染色显示主要由小到中等大小淋巴细胞组成的浸润灶,有些具有更透亮的细胞质,有些为母细胞样b细胞(箭头,b)(a,×40;b,×200)。 c, CD20免疫染色证实大部分细胞由B细胞组成,然而,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现为虫蛀区域(箭头,×100)。插图(×200)以更大的放大倍数来显示滤泡辅助性T细胞区域。 d, CD3免疫染色突出显示滤泡辅助性T细胞在EBV感染的母细胞样B细胞周围形成玫瑰花结(箭头,×200)。 E, 玫瑰花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PD1阳性(箭头,×200)。 f,玫瑰花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CD10阳性(箭头,×200)。 g,玫瑰花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ICOS阳性(箭头,×200)。h,EBER原位杂交证实EBV感染的滤泡B细胞(×100)。
  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诊断后发生复发有5例(31%)。2例患者在6个月后复发为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和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其他3例患者分别在诊断为滤泡T细胞淋巴瘤1、2年后复发为淋巴结滤泡辅助性T细胞相关的外周T细胞淋巴瘤。
  综上所述,一组患者表现出相对快速地进展为侵袭性外周T细胞淋巴瘤,而其他病例在6-10年后复发为滤泡T细胞淋巴瘤,表明其行为相当惰性。但是治疗和随访时间具有异质性,因此从这些数据中可能无法得到一致的结论。
  讨论
  在本研究中,考虑到该疾病的罕见性,我们分析了相对数量较大的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病例。主要发生于老年,且男性患者略多和既往研究一致。然而,在本系列中,腹股沟活检的数量相对较高,对此我们无法做出解释。
  大多数病例中存在HRS样细胞,强调了其与经典型和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鉴别诊断的重要性。在本研究中,27%的病例HRS样细胞CD20阳性,大多数病例中EBV阳性,这与先前的研究一致。与先前的研究相比,我们的研究中HRS样细胞较少表达CD15,这可能与两个研究中应用的不同克隆抗体有关。CCL17在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的典型HRS细胞和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HRS样细胞中均呈阳性,因此,CCL17无助于这2种淋巴瘤类型的鉴别。一般来说,在HRS样细胞的免疫表型中没有特异性的免疫标志物允许和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的HRS细胞明确区分。特别重要的是,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由于其也表现出富含B细胞的微环境,32%的病例中HRS细胞呈CD20阳性,以及许多为EBV感染的HRS细胞的病例(47%),因而是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重要鉴别诊断。两种淋巴瘤通常都呈结节状生长模式;然而,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多见于腹股沟相比,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更常见于Waldeyer环和颈部淋巴结。中老年人腹股沟淋巴结活检中当在B细胞非常丰富的背景中出现CD20阳性和EBV阳性的HRS(样)细胞时应该强制性排除有HRS样细胞的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本研究中的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不仅与霍奇金淋巴瘤相似,而且与小淋巴细胞性淋巴瘤或皮肤B细胞性淋巴瘤相似。而且,在小淋巴细胞淋巴瘤/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中,偶尔可见HRS样细胞,这些细胞常常EBV阳性,并且与淋巴瘤克隆无关。在本研究中,所有随访病例均未复发为经典型或结节性淋巴细胞为主型霍奇金淋巴瘤或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表明这个肿瘤的诊断可能非常困难。这个肿瘤的富于B细胞亚型之前已经描述过。
  HRS样细胞的存在不仅从诊断角度来说很重要,而且可能提示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病理生理学发展。本研究的大多数病例中,HRS样细胞是EBV感染。这些细胞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免疫受损背景中的增殖优势中获益。相反,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可从与HRS样细胞的相互作用中获益,因为它们重现了B细胞和滤泡辅助性T细胞在生发中心的相互作用,从而提供持续的活化T细胞受体信号,将存活信号传递给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群。起源于滤泡辅助性T细胞的淋巴瘤中已经观察到T细胞受体信号转导途径的激活突变,当淋巴瘤进展时,它可能取代HRS样细胞的激活刺激作用。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可能代表滤泡辅助性T细胞起源的淋巴瘤早期类型,因为类似于生发中心的滤泡结构至少部分保存,而肿瘤细胞通常仅代表浸润中的的少数。然而,目前缺乏对该疾病的全面分子研究,因此它们与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和其他滤泡辅助性T细胞起源的淋巴瘤的关系仅仅只能推测。因为我们在所有检测的病例中都观察到了HRS样细胞表达CCL17,所以HRS样细胞可能吸引肿瘤性滤泡辅助性T细胞,后者以不同水平表达CCR4。
  PD1和ICOS在所有病例的肿瘤细胞中均呈阳性,CD10在大多数病例中呈阳性,这在以前的研究中也观察到。大部分肿瘤细胞和花结形T细胞的免疫表型之间的差异是令人惊讶的,这引起了一个问题,即它们是否代表不同的分化阶段或滤泡辅助T细胞抗原表达的上调和下调依赖于组织内的定位或与其他细胞类型的相互作用,如HRS样细胞。当与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微环境中的花结T细胞相比,CD10是这两种淋巴瘤区分的最具特异性的标记物,因为它从未在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的花结T细胞中表达。所有其他滤泡辅助性T细胞标记物在两种淋巴瘤中均可阳性,但在富于淋巴细胞型经典霍奇金淋巴瘤中频率较低。T细胞克隆性检测以及肿瘤成分中的CD10和CD30表达是确定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诊断的最可靠特征。幸运的是,CD30免疫染色通常在所有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活组织的诊断检查中进行,因此在一部分病例中的肿瘤性T细胞中的表达可能是一个重要的诊断线索。CD30在一部分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肿瘤细胞中的表达可能反映了通过HRS样细胞的刺激激活这些肿瘤细胞。
  为了能够对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进行更全面的临床和分子研究,充分认识这些病例非常重要。由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中的HRS样细胞可能无法与经典型霍奇金淋巴瘤中的HRS细胞区分,因此在这些细胞的环境中识别肿瘤克隆非常重要。在这方面,肿瘤性T细胞表达CD30除了可作为潜在的治疗靶点外,还可能代表着一种有用的诊断工具。收集更多诊断明确的病例可能前瞻性地扩展我们关于滤泡性T细胞淋巴瘤的突变情况的知识,以确定它是否代表着充分发展的血管免疫母细胞性T细胞淋巴瘤或其他结内外周T细胞淋巴瘤伴滤泡辅助性T细胞表型的一种前驱病变。
  原文出处:Hartmann S, Goncharova O, Portyanko A, et al. CD30 expression in neoplastic T cells of follicular T cell lymphoma is a helpfuldiagnostic tool in th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of Hodgkin lymphoma. Mod Pathol, 2018,

  【本文系作者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所有文章仅供公益交流,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提供素材、资料等,投稿邮箱:tougao@91360.com,一经采纳将给予稿费。】
责任编辑: WZ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