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淋巴瘤高峰论坛】 张会来教授:PD-1/PD-L1抑制剂在B细胞淋巴瘤中“崭露头角”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2018年8月3-4日,广州淋巴瘤高峰论坛在羊城隆重召开,该论坛汇聚了国内外淋巴瘤相关领域的众多知名大咖。本次论坛上,PD-1/PD-L1抑制剂成为重点关注焦点之一,其不仅在霍奇金淋巴瘤(HL)中疗效确切,在B细胞淋巴瘤中的进展也极为显著。会议期间,【肿瘤资讯】特邀采访了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的张会来教授,详细阐述了PD-1/PD-L1抑制剂在B细胞淋巴瘤中的研究进展。   
张会来主任医师
       张会来主任医师 教授 研究生导师
  现任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淋巴瘤内科主任
  中国抗癌协会(CACA)淋巴瘤专业委员会常委
  中国临床肿瘤学会(CSCO)抗淋巴瘤联盟常委
  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肿瘤内科分会副主任委员
  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淋巴瘤学组委员
  天津市抗癌协会淋巴瘤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临床化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中国老年肿瘤学会淋巴血液专委会委员
  天津市抗癌协会血液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等
  以第一或通讯作者在Blood、Oncotarget、Leukemia&Lymphoma、Medical Oncology等国内外专业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四十余篇。
       PD-1/PD-L1抑制剂在B细胞淋巴瘤中的作用机制
  张会来教授:目前,血液肿瘤领域的研究热点主要围绕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heckpoint Inhibitors)和CAR-T治疗两大方面展开。PD-1/PD-L1抑制剂作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之一,在霍奇金淋巴瘤(HL)的治疗中已然获得极为确切的良好疗效,成为复发/难治HL的治疗选择之一。
  近年来,PD-1/PD-L1抑制剂在B细胞淋巴瘤的治疗中亦开始崭露头角,其总体的作用机制同样为免疫逃逸的阻断作用。 众所周知,肿瘤细胞表面的PD-L1与T淋巴细胞表面的PD-1结合后可导致T细胞功能缺失及T细胞凋亡增加,而PD-1/PD-L1抑制剂可通过阻止PD-1与PD-L1相结合,进而使得T细胞活性得到恢复,增强免疫应答;此外PD-1/PD-L1抑制剂可一定程度解除对NK细胞的抑制作用。以上机制共同阻断了“免疫逃逸”现象。
  PD-1/PD-L1抑制剂是否给复发/难治B细胞淋巴瘤带来重大转机?
  张会来教授:PD-1/PD-L1抑制剂在霍奇金淋巴瘤(HL)中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但B细胞淋巴瘤的各种亚型异质性极高,其对于PD-1/PD-L1抑制剂的治疗反应亦相差悬殊。诸如EBV阳性的大B细胞淋巴瘤、原发纵膈大B细胞淋巴瘤以及浆母的大B细胞淋巴瘤等,其PD-L1往往高表达,因此对PD-1/PD-L1抑制剂的疗效良好。与之相反,其他很多的B细胞淋巴瘤亚型的PD-L1表达水平较低,并未显示出对PD-1/PD-L1抑制剂的良好治疗反应,整体有效率(ORR)较低。
  综上,对于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DLBCL)的患者而言(尤其是复发/难治DLBCL),PD-1/PD-L1抑制剂的应用需筛选出适合治疗的亚型。保持谨慎乐观的态度、筛选出适当的亚型患者予以PD-1/PD-L1抑制剂治疗才是正确之道。
  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联合R-CHOP显示更佳的疗效
  张会来教授:2018年EHA会议期间,相关临床研究探讨了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联合R-CHOP方案在DLBCL患者中的疗效。对于ECOG评分0-2分及IPI为中高危的DLBCL患者而言(II期患者可能存在大肿瘤包块),其治疗难度较大,很难达到完全缓解(CR)。 该研究中采用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联合R-CHOP方案治疗,然后以Atezolizumab维持治疗1年。结果显示,该方案可使此类患者可获得良好的疗效,完全缓解率(CR)高达87%,近期疗效极为理想,远期疗效尚有待于进一步随访观察。此外,PD-L1抑制剂Atezolizumab与CD20单抗亦显示出协同增效作用,这也是其PD-1/PD-L1抑制剂联合免疫化疗方案的指征之一,但此类联合方案的3-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发生率接近40%,治疗毒性较高,通常仅适合于ECOG评分较好的患者。总之,对该联合方案持谨慎及区别对待的态度。

责任编辑: 希禾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