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醛对病理工作人员的健康危害及预防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本文系作者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摘要:甲醛是医院病理科常用的防腐液体,但同时也成为危害病理科工作人员健康的一大杀手。本文就甲醛对从事病理科工作人员的危害现况与预防措施进行综述,希望引起医院关注,改善工作环境,加强预防措施,保障病理从业人员身体健康。
  关键词:甲醛  病理从业人员 健康危害  预防
  1 甲醛的理化性质及污染现况
  甲醛又称蚁醛,是一种无色、有辛辣味的刺激性气体,易溶于水、醇和醚。被广泛应用于工业、印染业及室内装饰行业。因其能使蛋白质凝固变性,所以甲醛在医院病理科中常作为浸泡标本的防腐剂使用,工业品为37%~40%水溶液,此溶液称为“福尔马林”。其沸点为-19C°,故在室温下极易挥发,随着温度的上升挥发速度越快。病理学上使用10%的福尔马林(即商品甲醛1份加水9份,约换算为3.7%~4%的甲醛溶液)浸泡离体器官或组织(单次使用量为标本体积的5~10倍)。病理科工作必需要接触大量甲醛,在承泽农等人对10所医院病理科所做的抽样调查结果表明临床病理科各办公室甲醛浓度都偏高。其中取材室超标最高平均浓度达0.9310mg/m3是国家控制标准的11倍之多,其次是技术室、诊断室、库房,都超过国家标准[1]。李文英等对北京市4家医院病理科空气中甲醛浓度的检测结果也显示甲醛溶液浸渍标本所造成的空气污染,不容忽视[2](见表1)。另外笔者经调查发现当今各医院的病理科还普遍存在如下状况:如①取材室空间狭小,不足15㎡②取材室通风设备差或操作台位置不合理,远离进出风对流位置③盛装送检标本容器敞口或密闭性极差④取材室与标本存贮室共用⑤送检标本所用固定液未严格稀释,稀释后浓度偏高或未经稀释⑥工作人员个人防护意识差,不戴口罩、着短袖工作服或工作服长期不换洗⑦南方省市四季普遍气温偏高,取材室内缺乏有效的降温设施,室内温度过高,甲醛的挥发性更强等,在此条件下,临床病理科工作人员的健康状况甚忧。
  2  甲醛的体内代谢途径及毒性作用特点
  甲醛是原浆毒,能凝固蛋白质,甲醛与皮肤、呼吸道和消化道粘膜接触,在接触部位被人体吸收,迅速出现反应,有明显刺激作用。在生产条件下主要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经呼吸道可吸收60%~100%)[3]。甲醛进入人体首先在组织内被氧化为甲酸,特别是在肝脏和红细胞内迅速氧化成甲酸而引起组织损伤[4]。甲酸经代谢后再进一步转化为CO2形式呼出,或以甲酸盐的形式经肾脏从尿中排出。
  3  甲醛对接触者的健康危害
  3.1 对眼部和呼吸道的刺激作用
  甲醛对眼部和呼吸道的刺激作用是甲醛最明显的健康危害。在浓度为0.134~2.678mg/m3的甲醛气体中暴露人群可产生眼灼、流泪、眼睑水肿和视力模糊[3]。甲醛对鼻腔粘膜的影响尤为严重。短期危害可表现为流涕、剧烈咳嗽,呼吸道粘膜充血、水肿,呼吸困难。长期暴露可引起鼻炎、嗅觉丧失、咽喉炎和支气管炎等,组织学上鼻咽部粘膜的纤毛和杯状细胞消失,鳞状上皮细胞化生以及轻度的细胞发育异常[3,4]。多数实验表明,长期吸入甲醛可导致大鼠鼻炎肿瘤的发生率增加[4]。
  3.2 对生殖系统的影响
  生殖系统对化学毒物作用十分敏感,在其他系统还未出现毒性反应之前,生殖系统可能已经出现了损害。长期接触低剂量甲醛(0.017mg/m3~0.0678mg/m3)可引起妇女月经紊乱[5]。早在1990年Kitaeva等[6]在对雌性大鼠吸入甲醛的慢性实验中发现甲醛对生殖细胞有毒害作用。Taskinen等[7]认为甲醛对职业妇女的生育力有副作用。他们调查了1094名从事木材加工业的妇女,询问了从1985~1995年的妊娠史、受孕时间、职业接触等情况。结果发现,接触甲醛者的受孕时间明显推迟。同时还发现,接触甲醛可增加自发性流产的可能。
  谢颖等[8]研究了甲醛对雄性小鼠生殖细胞的毒性,结果表明小鼠精原细胞的姐妹染色单体交换(SCE)频率在甲醛有中、高剂量中均明显高于阴性对照组。这表明甲醛损伤了精原细胞的DNA,造成SCE频率升高。精原细胞是最原始的生殖细胞,其遗传物质的改变可能导致严重的潜在危害。就会造成男性精子变异、变少,出现不孕不育或出生的子代变异。邵华等报道,甲醛在体外实验中能增加人精子断裂数[9]。
  3.3 神经毒性作用
  长期接触低浓度的甲醛蒸汽,可有头痛、乏力、感觉障碍,排汗不规则等症状。潘绥等[10]对从事接触甲醛作业的工人进行神经行为功能的测试,结果各项指标得分均低于对照组,提示低浓度甲醛对接触者的短时记忆力、注意力、视感知、感知运动速度和手运动速度准确度等神经行为功能都有一定程度的影响。此外,情感状况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作业工人疲劳、抑郁、紧张的得分明显高于对照组。Kilburn[11]选择20名美国五个不同州的成年人,10名为迁入新建居室者,10名在正装修的建筑物中工作、生活者,另有20名是接触甲醛作业的工人,并以202名自愿者为对照,跟踪调查显示:20名来自新建居室和装修建筑物者测得的神经行为各项指标与接触甲醛作业工人相似,认知功能受损前者轻于后者。测试发现他们眨眼频率增加,视觉反应时间延长;视野缩小、出现盲点,颜色混淆指数增加。数字符号评分不正常,回忆功能及近时、远时记忆力下降。感觉功能检查显示体表图形觉减弱,情感状况得分尤其是抑郁得分增加。同时受检人群出现头晕、轻度头痛、丧失平衡、睡眠障碍及精力不集中等症状。表明甲醛可引起人的神经行为改变。
  3.4 免疫毒性作用
  甲醛具有一定的免疫毒性,抑制机体的某些免疫分子和免疫细胞的功能。文育锋等[12]的研究结果显示,甲醛对小鼠体液免疫、细胞免疫以及巨噬细胞功能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据报道[13],甲醛能影响小鼠的免疫功能,长期室内暴露于低浓度甲醛(0.08~0.66mg/m3)能刺激IgG抗体产生。Ying等[14]研究了甲醛对外周血淋巴细胞的影响,23名不吸烟的学生作为受试者,每周3次、每次6h暴露于0.39~0.68mg/m3的甲醛中。甲醛暴露后的淋巴细胞中,CD19的百分率显著增加,而CD3、CD4和CD8显著减少。暴露后,CD4/CD8的比率显著提高。研究结果表明,甲醛对人体的免疫功能具有一定的毒性。卫邦栋等[15]研究发现,工作在甲醛的浓度为0.341mg/m3的组装车间,男性工人外周血IgG水平下降,而女性工人的免疫水平无明显变化,表明男性对甲醛更为敏感。
  3.5 对皮肤的损伤
  皮肤直接接触甲醛水溶液出现皮肤变黄、增厚、变硬甚至出现坏死性改变、皮炎和脓疱皮疹。接触甲醛蒸汽可引起急性接触性皮炎,呈红斑、丘疹状,发病部位主要为前臂屈侧,有时腋窝、腹股沟等处也受侵害,个别病例表现为广泛性皮炎,皮疹为粟粒大左右,周围皮肤潮红或轻度红肿,搔痒明显[16]。
  3.6 甲醛的“三致”作用
  大量研究表明,甲醛在细菌和哺乳动物细胞的体外实验系统中均表现出遗传毒性。无论是否有代谢活化系统的存在,甲醛都能导致沙门菌和大肠杆菌发生突变。甲醛能增加各种啮齿类动物细胞和人类细胞的染色体变异、姊妹染色单体交换和基因突变。甲醛还能使人的成纤维细胞和鼠的气管上皮细胞的DNA单链断裂[17]。
  动物实验证明,甲醛具有致癌作用,吸入为其主要致癌途径,在与甲醛相关的肿瘤中以呼吸道肿瘤特别是鼻腔鳞状上皮肿瘤较多见。近年有关甲醛与肿瘤关系的研究屡有报道,工人暴露与甲醛气体中发生鼻腔肿瘤的相对危险度为2.8。流行病学调查表明,甲醛暴露与皮肤癌、前列腺癌、胃癌和脑部肿瘤的发生有明显的相关性[18]。国际癌症中心已将甲醛连列入对人类可以致癌物质。
  4 总结及预防
  综上所述,甲醛是较高的毒性物质,对人体健康有极大危害,且具有长期性、潜伏性、隐蔽性等特点。在我国有毒化学品优先控制的名单上甲醛高居第2位。它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确定为致癌和致畸的物质,是公认的变态反应源,也是潜在的强致突变物之一。以医院病理科为工作场所,从事病理取材的医护人员,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又无个人防护措施,会受到极大的职业性危害。针对医护人员的工作性质,为有效地预防职业性中毒,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4.1 取材室的设计应科学合理,房间面积不低于20m2,安装有效的通风排毒设施,并保持经常通风。
  4.2 取材台面应安置在通风对流位置,有条件者可安装通风柜,标本取材时应在通风柜内进行。
  4.3 有条件的医院适当增加成本选择不含甲醛的新型防腐液替代传统的福尔马林稀释液。
  4.4 取材室与标本存贮室分开,取材室不长期留存标本。
  4.5 采用密闭性好的容器盛装送检标本(如带封口的塑料袋),需留置的标本所用标本缸的缸盖应为磨口,可减少甲醛的挥发泄漏。
  4.6 相关工作人员加强防护意识
  送检标本所用固定液应严格按比例稀释,取材人员操作时应着隔离服,或长袖,工作服每次取材后及时换洗。戴防护手套,以免皮肤被污染;戴上防护眼镜以防止对眼睛的刺激,戴上装有活性炭的口罩以防止有害气体进入呼吸道。
  4.7 改善室内作业环境
  南方省市,夏季较长(4月~11月)气温偏高(30C°~38C°),在此条件下甲醛的挥发更强烈,因此,取材室内应安装大功率空调等有效的降温设施,避免工作人员常年在温度过高的环境下工作。
  总之,要完善工作场所的作业条件,按照有关要求加强有效的排毒和个人防护措施,定期的监测,才能把职业性的危害程度降到最低,保证从业人员的健状况。
  参考文献:
  [1]. 承泽农,李银燕,梁波,王春华.临床病理科甲醛浓度及人员健康调查[J]蚌埠医学院学报2004,29(3):266-267.
  [2]. 李文英,李爱琴.北京市4家医院病理科空气中甲醛浓度的检测结果[J]职业与健康,2007,23(3):214.
  [3]. 朱桂芝,李涛,郭晓诗,李岩松.甲醛对人体毒作用[J].中国卫生工程学,2004,3(4):250.
  [4]. 陈思强,居室中甲醛的健康效应 [J].职业卫生与应急救援,2002,20(3):149-151.
  [5] .方光富.室内甲醛污染及其防治[J].池洲师专学报,2003,17(3):56-58.
  [6] .Kitaeva IV,Kitaev EM,Pimenova MN et al.The cytopathic and cytogenetic sequelae ofchronic inhalational exposure to formaldehyde on germ cells and bone marrow cells inrats[J].Tsitologiia,1990,32(12):1212-6.
  [7] .Taskinen HK,Kyyronen P,Sall men M,et al.Reduced fertility among female woodworkers exposed to formaldehyde[J].Am J Ind Med,1999,36(1):206-212.
  [8].谢颖,易义珍,唐明德,等.甲醛对雄性小鼠生殖细胞的毒性[J].环境与健康杂志,2003,20(2):84-85.
  [9].邵华,于永强,黄天华等.甲醛对人精子染色体畸变率的影响(摘要)[J].癌变·畸变·突变.1994,6(5):88
  [10]. 潘绥,郭维新,李跃平,等.甲醛对人体超氧化物歧化酶和神经行为功能的影响[J].中国职业医学,2001,28(1):55.
  [11]. Kilburn KH.Indoor air effects after building renovation and in manufactured  homes[J].Am J Med Sci,2000,28(1):55-60.
  [12]. 文育锋,姚应水,王金权,等.甲醛对小鼠免疫系统的影响[J].皖南医学院学报,2001,20(3):166-167.
  [13]. 秦钰慧.室内装修和室内污染[J].中国公共卫生.1996,12(2):4-6.
  [14]. Ying CJ,Ye XL,Xie H,et al.Lymphocyte subsets and sister-chromatid exchanges in  the students exposed to formaldehyde vapor[J].Biomed Environ Sci, 1999,12(2):88-94.
  [15] .卫邦栋,郝兰英,温天佑,等.室内甲醛污染对人体免疫功能的影响.第一届全国室内空气质量与健康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第一届全国室内空气质量与健康学术研讨会,北京,2002.北京:中华预防医学会,2002.197-198.
  [16].张坚,甲醛酚醛树脂致职业病皮炎1例报告,中国工业医学杂志,1996,9(2):118.
  [17]. IPCS.Concise International Chemical Assessment Document No. 40, Formaldehyde[R]. Geneva: WHO, 2002.26.
  [18].金宗哲,室内空气污染—现代社会步入第三污染时期,百科知识,2001,285(3):27.
  作者简介:任传伟,女,1979年-,广西科技大学医学院病理教研室讲师、柳州市肿瘤医院病理科医生,从事临床病理教学及病理学活检工作。研究方向:病理力学教学、肿瘤病因学。
  联系电话:15677296866,E-mail:rcw0609@163.com

  【本文系作者授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所有文章仅供公益交流,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提供素材、资料等,投稿邮箱:tougao@91360.com,一经采纳将给予稿费。】
责任编辑: 奶糖
0 0 0

扫一扫下载91360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