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理医生修炼记之大圣归来

免疫组化抗体神器

好评必备! 免费下载

  大圣归来讲述了已于五行山下寂寞沉潜五百年的孙悟空,被儿时的唐僧即俗名江流儿的小和尚误打误撞地解除了封印,在相互陪伴的冒险之旅中找回初心,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而病理医生的修炼之路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不都是在病理科寂寞沉潜的孙悟空吗?
  大家都知道病理科医生的成长与经验积累的关系格外密切,一名合格的病理科医生需要花费十年甚至几十年的努力。作为病理科的年轻医生,都曾焦虑过,不知道自己猴年马月才能像老师那样拥有丰富的经验。其实只要总结前辈们的经验,顺着前辈们的脚步一步步向前,就一定可以躲开病理诊断的灰色地带。
  拜“唐僧”
  病理医生的训练是师傅带徒弟式的手把手地教、一张切片一张切片地看,一个诊断一个诊断地分析。所以病理医生学会的东西都是老师带教出来的。老师教过的诊断,掌握了才能不出大错。
  反之,老师没有带教过的病例,尽管查阅文献,看似一模一样,贸然诊断也可能出错。学习之初就有老师教导过,“诊断过的病例多诊断,没诊断过的病例一定要找老师或同行复诊后才能发出病理报告”。因此病理医生应该加强自身的学习,遇到疑难病例、专科病理,多请教专科病理专家。
  炼火眼金睛
  显微镜下阅片是病理诊断的基本功,病理组织的形态千变万化,即使同一疾病,其组织形态类型往往也多种多样,十分复杂。病理医生必须练就一双“火眼金睛”,才能满足临床工作的需要。达到这种目的的唯一途径就是大量研读切片,对其形态变化了然于心。
  在有了10万例以上的阅片量之后,要注意多看疑难片,这是向深层次迈进必须的。上病理网读片是个好办法,尽管看图片和看切片是有一定的差异的。Internet上的读片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完,永远有新的挑战和考验。
  只有掌握正常组织学结构,才能一眼发现异常之处,对所用诊断用语都熟记其定义、代表的含义,掌握其规律,通过日积月累大量读片,总结其变化规律,掌握其诊断要点。对于少见疑难病例或未见过的病例,不贸然诊断,也不放任过去,而是通过查阅文献,与高年资医师讨论、会诊等方式认识新的病变,逐渐积累自己的经验。
  向“观音”求经
  病理医生在诊断时一定要避免仅凭显微镜下所见就雾里看花、瞎子摸象,而是要多与“观音”即临床医生求经,这样不但可以增强我们诊断的信心,积累经验,还可以为临床解决实际问题,提高病理诊断的“含金量”。病理检查的目的是给临床提供尽可能准确和丰富的诊疗参考,但是病理诊断不是孤立的,它离不开临床所提供的信息,准确和完整的病理诊断离不开临床医生的协作。
  大家都懂得,一位外科医生不可能成为心、骨、脑各专业都非常精通的外科专家,累死也成不了全科专家。国内大部分医院的病理医生仍还是全科医生,要求他们对每种疾病的诊断都紧跟世界发展前沿,都“高度含金”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
  因此作为青年病理医师,我们一方面要勤于实践和思考,注重实践和经验的积累,对各学科的病理都要有基本的掌握;另一方面要着重于几个专业领域集中学习和提高,在临床与科研方面都能提供有力的支持和帮助。
  “西天”路漫漫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不管自己的阅片经验丰富到什么程度,不能骄傲。要知道西天取经成佛的路上,妖怪还是很强大的,病理诊断之路更是如此。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病理诊断达人路上,谁是阅片高手,有时难说啊。年轻医生将来的路还长着的,必须慎之又慎,因为一着不慎可能满盘皆输。
  比如,尽管是大病理学家,如果出现一次万分之一的后果严重的良恶性误诊,对患者个体来说就是100%的灾难。临床医生像开汽车,出错多,但是撞车的后果通常不非常严重;病理医生像开飞机,出错少,但是失事的后果很严重。

  【本站为非盈利学术交流平台,部分资料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处理;所有文章仅供公益交流,不代表本站立场。欢迎提供素材、资料等,一经采纳将给予稿费。】
责任编辑: 冯彩虹